灼丝记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今天起,开始写笔记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一、学校里有一种树,叶子长而窄,开满细白的花。风一吹,无数花瓣落下来,在地下苍苍茫茫,熙攘又飘零。二、课间的时候,学生们在院子里跑。看见我,打声招呼,偶尔开玩笑。挺好。三、学校P Day,学生、老师化妆成一切同P相关的物事。最多的就是Pirates(海盗)。学生扛一面骷髅旗从我面前跑过,回头问我怎样。我看他的打扮,断定:“Jack Sparrow?”他点头说“是”。颇志满。说话的时候胡子掉下来,他伸手去固定。是有趣的。四、还是P Day。看到一只“熊猫”扛着球棒,于是招手叫他过来。“熊猫”比我高出一个头。我伸手用力捏他耳朵,然后放他走。他颇郁闷的样子。耳朵也耷了下来。五、仍是P Day。一个我的学生从走廊过,眼底下画一片黑,同我招呼。我问他是什么P。他回答:“Punk(庞克)
博客欺负我(再试一次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果然一年不来,就被BS了吗?刚发的一贴居然无法在首页显示。果然是河蟹的年代,连本人这种升斗小民也难幸免。(我也没贴非河蟹内容)张爱玲,隔了三十年的艰辛路回头看,再美的月色也不免带了点凄凉。若是三十年前的月色本就不美呢?带点凄凉更无所谓了不是吗?看,逻辑辩证学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。
一年未来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终于寻回密码。T_T。没东西可说,随意贴两句摘录。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她来的时候,我正反复听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,充满绵绵夏日海滩风情的声音拥有恰到好处的忧伤。她站在门外,蓝色短袖衬衫白色短裤,白色太阳帽,脸红扑扑的,清新灿烂,一瞬间,晦暗的房间被夏日阳光照亮,鼻子里充满海水的咸味。鱼在水底吐泡。贝壳在山岩里信誓旦旦,几亿年前我和你在一个地方。梦境一样的现实,抑或非凡现实的梦境。整个大海从天空倒下来,淹没窄小的房间。她一步跨进来,势难阻挡。我则无处可去。
废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,不可不历三种之阶级:「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。」(晏同叔《蝶恋花》此第一阶级也。「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」(欧阳永叔《蝶恋花》此第二阶级也。「众里寻他千百度,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。」(辛幼安《青玉案》)此第三阶级也。──《文学小言》黄龙三关?抱住肚子笑“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;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见山仍是山,见水仍是水……”人生还是有些乐子可瞧的,谁说不是呢?
而今才道当时错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事实是,我此刻还未至回首叹慨的时候,仍有余地糊涂,蛮好。只是这两日温习小钟,从网上下了《康朝秘史》的片花,片中纳兰去世前写的就是这首词。王国维评他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”,因为纳兰不“隔”,初入关时未染上汉人恶习,情意自然真切。王国维这样谈“隔”与“不隔”:问“隔”与“不隔”之别,曰:陶谢之诗不隔,延年则稍隔已。东坡之诗不隔,山谷则稍隔矣。“池塘生春草”、“空梁落燕泥”等二句,妙处唯在不隔,词亦如是。即以一人一词论,如欧阳公【少年游】咏春草上半阕云:“阑干十二独凭春,晴碧远连云。二月三月,千里万里,行色苦愁人。”语语都在目前,便是不隔。至云:“谢家池上,江淹浦畔”则隔矣。白石【翠楼吟】:“此地。宜有词仙,拥素云黄鹤,与君游戏。玉梯凝望久,叹芳草、萋萋千里。”便
已经凌晨两点多,最近不知道发什么疯,天天熬夜。总之不想睡,凡睡也不踏实。由来想想昨晚的怨愤,还是吐一下嘈。我的BLOG哪里有半分BLOG应有的气度,全是碎碎的不忿,自己一路读来都不顺眼,何况别人。不过我这沼泽来人稀少,堪比树上游鱼,凤毛麟角的数值也比这破地儿的人流量大许多。这么想着就继续心安理得的唧歪。是想说说下面那篇《懦夫与游子衣》。写这篇早在两年多前,却从未拿出来过,因为终觉其中感情太过外露,不似我一向的习惯,另外言辞也多少有些拿捏。今天被气急了,终于不怕丢脸扯出来。也算对自己心情与所作所为的一个见证,或Support。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。无论宝儿篇写得如何,至少至少,它对得住我自己。憋了一晚,终于想明白,宝儿篇想表达的并非绝对的母子亲情,不是我中心不够明确,而是我表现不清
懦夫与游子衣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中国唐代有位伟大的诗人,曾写下千古绝句,传唱千载后,被收录于小学课本中,在稚子们朗朗的念书声中继续流芳百世。当然,我不确定今时今日小学课本中是否仍有这首诗在,我想多半应该是的。我没有去查验我外甥的课本,或者即能找到答案,然而,答案存在于否,对于读诗人的理解,并不能有任何促进作用。既然是作为小学必修的语文课文之一,作为中国人的,大约都是不能即刻背诵完整也是耳熟能详。其实我大可不必费周折在此重复这首诗,然而,至少是作为对那位伟大诗人的尊敬,仍是有必要在此作这看似多事的重复。这首诗叫作《游子吟》,这样写的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那位伟大的诗人,唤作孟郊。孟郊于我,其实没什么印象。大致读过他的诗,但记忆中了无
割伤手的纸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前面两个星期,又是大脑浆糊的状态下度过。昨天封稿费,被信封在食指上划一道,破了口子,流点血。用舌头舔,淡淡的腥味,在舌尖上漫得挺开。老板与合伙人打架――那位以前也是老板,对我颇照顾――动用法律手段封了公司的银行帐户。本来什么事没有,经理叫我去拿修好的电脑,跟他们的车一同去,顺道跑银行提现金,发现帐户莫名其妙少了钱。跑到柜台上问,才知晓上周存的两张支票全给退了回来,等于没领到薪水。幸好是与老板一同在银行,看他们听银行经理解释,满脸不自在,多少知道出了事。后来与老板分手,经理告诉我帐户被冻了。公司会怎样我不愁,我担心应该到手的薪水。其实算不得大事,天塌下来有长人顶着,砸不到我脑袋上。如果可以砸死人,万分乐意它来砸。回公司后看没封完的两张稿费支票,清楚是无用工还是
梦想约等于MONEY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算不上终于,不过,Nintendo DS最新款到底入手了并且买到向往以久的Super Mario Bros 2006版哦呵呵呵,儿时的梦想啊。那时的冒险岛、魂斗罗、小蜜蜂,包括后来早期的玛利兄弟,我的少年与青春~~~~远目~~~可惜DS是白色,据说欧洲那边有黑色的上市,不过这破地方土到掉渣,啥都比外界慢半拍,生命在这里变成破旧的时钟,咯吱咯吱苟延残喘往前跑,总拖着慢着不能准时……
问苍天此生何必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朝露昙花,咫尺天涯,人道是黄河十曲,毕竟东流去。八千年玉老,一夜枯荣,问苍天此生何必?昨夜风吹处,落英听谁细数。九万里苍穹,御风弄影,谁人与共?千秋北斗,瑶宫寒苦,不若神仙眷侣,百年江湖。 --选自《搜神记》OMG,搜神记里居然有这样好的词果然我书都是白读了,自PIA~~~~

无主袋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